南京女入殓师坚守岗位16载:再多委屈始终选择隐忍

作者:张璐|来源:龙虎网|发布时间:2017-06-16 09:07:18

每天早上6点50分必须准点到岗,没有大型节假日,要保证24小时随叫随到,平均每天独自接触30具遗体,面对外界异样的眼光必须隐忍,他们,就是南京殡仪馆的入殓师。近日,龙虎网记者来到位于雨花台区牛首大道西天寺陵园的南京市殡葬管理处南京殡仪馆,近距离接触了“遗体化妆师”庄春银与刘进龙,听他们讲述了这份“不能微笑”,“不与人说再见”的职业背后的故事。

女入殓师坚守岗位16载

庄春银是南京殡仪馆化妆部的负责人,她的主要工作职责除了负责化妆部的管理工作外,还需要与普通的化妆师一道为遗体化妆:“工作铭牌上将我们的工种标注为‘化妆师’,其实我们就是人们常说的‘入殓师’。从接到馆里开始,存放逝者的遗体,化妆完之后做告别仪式,最后送去火化部,这些都是我们的工作内容。我在这行差不多干了有16年的时间了,算得上是单位元老级别的人物了。”

据了解,庄春银是江苏扬州人,如今将家安在了离单位不远的地方。当谈及为何会选择这份工作时,庄春银笑着说:“进入这个行业其实也算是一种缘分,当时我的高考成绩并不是十分理想,可以选择的学校不多,我在选择学校和专业时,一眼就看中了我后来所学的专业,我觉得非常有挑战性。虽然一开始我的选择遭到了家人的反对,但我始终坚信我的选择完全是出于理性。大家都是普通人,只是社会分工不同而已。既然选择了,我就该全力以赴,如果不能战胜自我,那最终只能被淘汰。”

平均每天接触30具遗体

再多心酸委屈始终选择隐忍

据悉,南京殡仪馆的遗体化妆师共有20人,男性偏多,其中不乏90后成员。据庄春银介绍,平均计算下来,化妆师们每天大概要接触遗体30具左右,峰值的时候每天能达到50具左右甚至更多。比工作强度更让人劳心劳神的,还有遗体容貌修复的难度和一些“突发情况”。庄春银告诉记者,在工作中遇到过不少来自亲属的“突发”情况:“我记得有一次,逝者是一位因病过世的老人,这类逝者的妆其实很难处理,由于年龄和生病的关系,人脸部的皮肤和肌肉组织结构都会发生变化。想还原到生前健康时的容貌状态并非易事。逝者的女儿常年居住在国外,她印象中的老人是很多年前的模样了,因此对我化的妆非常不满意,言辞上也比较激烈。”庄春银说,面对类似的局面时,所有的化妆师们都会选择隐忍:“其实我们自己也觉得非常委屈,花了那么多时间和心思才把妆化好,就这样被否定了。但我们早已学会了站在对方的角度去谅解他们,没有什么比失去亲人更加痛苦了,我们这点委屈相比起来真的不算什么。”

有委屈,自然也有感动,庄春银说:“我记得有一次,逝者是一位在车祸中丧生的准新娘,当时她的未婚夫强烈要求我们为逝者化上最美的新娘妆,想在生命的终点给对方一个完美的婚礼。这样的场面让我非常感动。我们每天如同守望在生命的终点,太多的故事让我们倍感生命的脆弱与伟大,正是这些感动让我们逐步克服了内心的恐惧与焦虑,对于生死的理智与敬畏,最终战胜了一切困难与阻碍。”

85后入殓师否认“高薪”传闻

女友温柔守候不离不弃

今年是刘进龙在南京殡仪馆化妆部工作的第六个年头了,这位89年出生的山东小伙,在谈及自己的工作时,首先说到了对家人和女友的歉意:“我是家里的独子,每年能回家看望父母一次对我来说极为奢侈。我们每天早上6点50分必须准点到岗,没有固定的下班点,没有大型节假日,要保证24小时随叫随到。现在社会上对于我们这行的观点或多或少也发生了一些改变,但传统的思维仍是主流,别人对我们也多是避让,好在我的女朋友非常支持我的工作,从来没有跟我抱怨过,还刻意在南京找了工作陪伴我。真的非常感谢家人和女朋友能给予我支持与鼓励。”记者谈及薪资待遇时,刘进龙表示,薪资待遇并没有如同外界所传闻的那样属于“高薪收入”:“我们的薪资待遇处在南京市的中下等水平,对于我这个外地人来说,仅仅是刚好够生活而已,至今我还在和我的女友租房子,买房子的话必须要家人的大力支持才行。”

高强度的工作安排,并不算富裕的经济收入,还时常受到外界异样的目光,当记者问及刘进龙是否有考虑或转行时,他坚决地摇了摇头:“从来没想过。因为我是入殓师,我所面临的一切都是我应该去承担的,这是我的职责,也是我应有的职业修养。”

世俗观念的渐变传递积极信号

和普通人一样,南京殡仪馆的遗体化妆师们也有着丰富多彩的业余生活。性格活泼开朗的庄春银酷爱打羽毛球,而沉稳内敛的刘进龙则喜欢跑步等有氧运动。尽管在工作中有着说不出的劳苦与心酸,但在庄春银和刘进龙看来,每当他们用自己的双手抚平逝者脸上的喜怒哀乐,用手中的工具为他们描绘上人间最后一抹暖色,到最后他们的工作成果得到了家属的肯定时,一切都是值得的。

刘进龙坦言,平日里单位会经常组织学习培训,有时还会去其他地方的殡仪馆去做学术交流:“我们也是普通人家,我们的业余生活并非外界所认为的那么灰暗与压抑。作为一个技术性质的工种,我们也需要不断的学习,也需要多走出去与人交流和比拼技艺。现在,社会上的观念也发生了很大的转变,对我们鞠躬致谢的亲属开始增多,业内也对我们的技术与服务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对于我们化妆师而言是一个充满了积极意义的信号,同时也使得我们的未来更富有挑战性。”


殡葬文化

清明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