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首页 > 殡葬科技文化 > 文化天地
殡葬科技文化

屡屡思念

作者:牛有春|来源:本站|发布时间:2018-04-06 10:22:48
分享到:

爷爷啊!这一别,就是千年,或者万年,直接是遥遥无期。果真有来世,也不相识。爷爷,您是再普通不过的人,平凡的人,没有什么像别人一样可以在简历上写下些功绩。只能在不到2平米见方的白纸上写下些微不足道的小平民的事罢了。这些或许能慰籍普通人生的轨迹,证明我们来过。

法国作家 雨果说,死是伟大的平等,也是伟大的自由。爷爷您走了,苦的、累的、悲的、喜的。也就不重要了,可能留下的是在乡邻里曾经有过您,在儿孙们心中,只能是清明时节,点上三炷香,烧掉纸钱,年复一年又是一年,坟头上的青草黄了又青,青了又黄。

“人,生老病死,迟早走一遭。”爷爷,您总是这样说。是的,人有存亡,三皇五帝,难脱轮回,彭祖八百,难圆夙愿,公侯将相,也有所终,上古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今又何在?可您老总有些挥之不去的画面烙在我们记忆的门里。

记得我小时候,体弱多病,常染风邪,基本一个月就要爷爷洒水做法一次。就一碗清水中烧三张纸钱,几粒米。爷爷口念一喷。一晚即好。这个方法坚持多年。我都会不好意思时继续用着。

那时我六岁,天空像漏了洞一样,雨下得不停,我和我小叔打闹,我小叔疏忽大意把锄头打在我头上,爷爷狠狠揍了我小叔一顿。还记得小时候常叫爷爷讲故事,爷爷讲很多奇异的故事,吓得我好几个晚上睡不着觉,和爷爷睡觉,爷爷总把我揽在怀里,或者紧紧用被子抱着我的双脚。这些历历在目,无法挥去。

不管我们的生活是否变好,爷爷从来没有像我们索取什么?要求什么?孙子孙女们买的衣服、鞋子。爷爷一直舍不得穿,一直放在箱底。每次看见爷爷穿着用棕叶绊住的那双断了低的解放鞋,我心里不是滋味。问爷爷怎么不穿,爷爷说:“社会好了,太好了。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八十岁能领每月八十元的养老金,穿得也好,这样穿足够了,起码没有像自己小时候光着脚丫走。”哎!我们这个时代的人永远不理解爷爷的生活世界,就像爱这个字,说得出来,就是抓不到。

上学时,爷爷一直关心着,爷爷知道没有文化的困扰。爷爷是个目不识丁的老人,不会教我们语文、数学、物理化学。可爷爷一直要求我们尊敬老师长辈,不懂就问,不要骄傲,外面世界很大,不要学坏,好好读书为了学点东西,学做人,而不是贬低别人。爷爷也是迷信的人,常去街上找人给我算命。目的给我鼓励。所以我带着这个梦直到毕业。

工作后,每次我从县城带些糕点水果给爷爷奶奶送去,第二天,我总会看见爷爷拄着拐杖,手里提着编织袋,蹒跚着,佝偻着年迈的身躯一步一步犹如婴儿般的走来,累了,爷爷就坐在地上休息一会后又用力撑着地起来,把东西给我,其实我们给爷爷奶奶买的不会超过一百。可是爷爷奶奶总是像等价交换似的,按翻倍的给我们。我每次返城时,尽管爷爷病的很重了,爷爷都会问我是不是要拉酒,或者站起来目送着我们走远。去给爷爷送点什么?爷爷总是会起坐让我,这种礼仪让我自己羞愧难当。我学到什么,那种谦让,爱的魅力。

爷爷病时我们不知何日,痛时不知何时,您老也始终闭口不提,疼痛难忍时就用一根几十年前的帆布皮带勒在腰间,问您,你就说为了方便挂东西,或者说勒住寒气。一个人冷不丁的坐在家里,发出几声呻吟。

九月下旬,从别人口中得知您身体不适到罗平医治仅仅一个月,您是十月初六还能从老屋走到槽子头公路的。您住进医院那晚我来看望您,您老的脸颊在点滴液不能被吸收下,脸颊下垂,像水袋一样晃动,脸上白花花的胡子,手肿的害怕。我问你那里不舒服,爷爷您总说:“好好的,没有那里不舒服。只是现在要打搅你们了,耽搁你们了。”在医院的人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们,显得好陌生,您总是为儿孙想太多,在乎他们的感受。也许这就是可怜天下父母心。所谓的孝子,孝子,孝敬儿子的老子。

我打水给你洗脚时,您那双腿一下映入眼帘,干枯的腿,没有一点肉,一块皱巴巴的皮掉着,包裹着骨头,那双腿还没有五岁小孩子的胳膊粗。曾经那双粗壮有力的大腿,那双年轻时一个星期从贵州兴义背锅走到罗平老厂的双腿,一个月不见了。住院期间,您每次上厕所,你都要自己去,其实您需要我们扶的,可您总不要,依然坚持自立,爷爷您是坚强的坚韧的。从不依附别人,衣食上不索取,精神上不索取,体力上不索取。

出院后,送你回家,家里还有爷爷没有用完的竹篾片,那篾片,用半个月编织一个篮子,几个漂箕,拄着拐杖走去土冲变卖,您也不会和别人诉苦,差冬天过冬的衣服,没有材米油盐酱醋茶,您关心儿子不和睦,儿媳病很重,孙女身体不好,孙子没有结婚生子。

在你不能下咽时,在您病入膏肓时,我们才注意到您已经不会吃东西了,才开始给你买些您没有吃过的东西;当你已经呼吸困难时我们才想到氧气,当你已经卧床不能动荡了,才想起带你到城里转转;当你需要照顾时,我们还为照顾方式而争执。当你进城看病时,我们才感觉的到差你的钱一直没有还你。在您快要离开这个世界的前几天,我听侄儿说,您哭二次,您担心什么?挂念什么?我知道。难道这些就是所谓的都说养儿能防老?我是不知道了。

在这将永不相见的日子,望您一路走好,希冀您在那个世界里没有病痛,没有折磨,没有伤害,没有辛苦。

屋外寒风凛冽,冰渣似钢针刺在我脸上,爷爷您冷吗?

从今以后,那个曾经背着竹篮到集市上变卖的身影,随着夕阳变红、落下而渐渐消失,被遗忘在天涯海角。


推荐文章

  • 友情链接
  • 自媒体推介
关于协会政策法规业务服务社会公益会员中心网站导航

Copyright(C)2013 zgbzxh.org.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殡葬协会

协会地址:北京市宣武区白广路7号 邮编:100053 电话:010-6353 9422 传真:010-6353 9422 邮箱:chinafuneral@yahoo.com chinafuneral@163.com

京ICP备130342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2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