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首页 > 殡葬科技文化 > 行业风采
殡葬科技文化

光荣的“天堂”送行人

作者:毕艺|来源:青岛市殡仪馆|发布时间:2019-08-21 09:36:09
分享到: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生与死,处在生命历程的两端。然而,人们欢喜新生,却忌讳死亡,产房里的医生护士受人尊敬;火化场里的工作人员呢,却被看作晦气。

大家好,我叫毕艺,是青岛殡仪馆的一名入殓师。(伸出手来)别看我这双手,指节粗大,但要是让我做针线活,可比姑娘灵巧多了。我的工作就是为逝者穿衣、化妆,美化他们最后的面容。

当初选择这份职业的时候,我正和当时的女朋友热恋,她惊恐的问我:“你要是干这个,我怎么跟我的家人朋友介绍你?”我只好说“先去试试吧,不行就不干了。”

结果这一试,就是十年。搬抬、化妆、火化,3项工作轮着干,天天围着遗体转。在过去的10年里,我已经送走了不少于2万人。

我确实有过很多次辞职的冲动,腐朽的气味,让我不断呕吐,刚开始给遗体化妆,头皮都发麻,每天上班之前都不敢吃早饭,因为吃了肯定吐。每天下班都要冲好久的澡,总觉得身上那股味儿怎么洗都洗不掉。最受不了的是别人的歧视,人家听说我干殡葬,递根烟都不接,所以我从不主动和别人握手,过年过节我都主动值班,不愿意拜年,不愿意探望病人,也不愿意去别人家做客,打车到单位好几次都被拒载,就连叫个外卖,外卖小哥不敢进我们单位。其中的心酸,就不多说了。我经常问自己,干这个有什么意义?

直到六年前,三叔去世,我要亲手为他化妆送行。那天,看到他脸上残留的痛苦,我真的悲苦交加,手根本不听使唤,抖得化妆刷都掉了下来,泪水混着汗水,我身上都湿透了,我完全是机械的完成了化妆,看到冰冷的面庞一点点变得红润,本来有些恐怖的轮廓,变得那么安祥。我突然理解了门外那些等候遗体家属的心情。人死不能复生,但如果逝者能面容安详的踏上归途,可以大大减轻亲友们的痛苦。而我这双手(抬起来手)就可以做到。

让告别变得美丽,成为了我的信仰。有了信仰,工作就肯用心。我情愿花上四个小时,拿“脱脂棉”蘸着酒精一遍遍地擦净血迹,也情愿连吃饭睡觉的时间,都用来看美妆杂志。我还不断学习伤口缝合、剃须、理发,盘发,美甲等多种技艺。

当家属含着泪跟我说,“真安详,跟睡着了一样”,我就很有成就感。很多人办完丧事后,还来专门跟我道谢,有送来煮花生的老奶奶,有夏天送瓶冷饮的大爷,也有大老远跑来只为道声“谢谢”的。

当然,也有家属因为情绪激动,对我骂骂咧咧,甚至拳脚相加。单位又总是悲情笼罩,哭声四起,我心里就积蓄起一些负能量。

说到这里,我真的应该特别感谢我当年的女朋友,现在的妻子何静,当年我选择这份工作,她对我不离不弃,熬过了最初的艰难。而我因为工作心情不好,她又帮我打开了另一扇门,2012年4月,我和妻子到诸城马耳山小学开始支教,她做合唱老师,我做足球老师,当我带着孩子们在大山里踢球的时候,满眼绿色,清风环绕,耳边都是孩子们的笑声,那是我最开心最放松的时刻,让我彻底解开了心结。

但要说我职业生涯中最大的一场考验。是在2013年11月22日。那天,黄岛发生输油管爆炸事故。62人在爆炸中丧生,我被紧急派到现场做应急处置,现场简直惨不忍睹,那是我入职以来经历过的最震撼的场景。

我的任务是给爆炸中逝去的人入殓。当时有位大妈哭得都起不来了。从衣服看,她儿子是名消防战士,面罩都炸裂了,才二十几岁就牺牲了。我双手搀起阿姨,我说您放心,我一定送他走好最后一程。那一刻,我完全忘记了难闻的气味、自己满身的血迹,我只想一定要送他们干干净净的上路,一定要让家属尽量减轻悲痛。

我在那里连续工作了七天,没有白天黑夜的概念。我的妻子当时已经进入了预产期,还挺着大肚子来给我送衣服,鼓励我一定要坚持,在见到她的那一刻,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哭了起来。

每一具遗体的背后都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因为这个意外,这个家就散了。所以不管是谁,我想尽一切办法重现遗体原貌,好安抚他们的伤痛。而当他们看到亲人的遗体被我完美缝合,妆容安详,宛如生时,情绪都渐渐的缓和了下来,过来握着我的手,哭着感谢我。当时我的心一下子被触动了,我觉得自己的工作有了不一样的价值。在这次突发事件中,可以说是为社会的稳定和谐出了一把力。

从那之后,我彻底转变了观念,我再也不觉得自己的工作丢人,只不过是在特殊的岗位上为老百姓服务!如果有人问我是干嘛的,我都会大大方方的说“我是入殓师!”

逝去终究是逝去,而活着的人要好好的活下去。

人活在世,如果能机会付出,是很快乐的。刚才提到我和妻子去支教,起初就是为了换换环境,后来,支教就成了我们的信仰,这条路一走就是八年。孩子是每周四下午两点上课,为能准时赶到,我们一般上午11点出发,午饭向来是在车上解决,翻山越岭的,来回三百公里,将近五个小时,只要不是大雪封路,从不落下……我和妻子荣获了2012年感动青岛十大人物。但这个荣誉不是终点,而是另一个起点。我们救助了尿毒症小男孩丁世鹏;2017年,我们带领着马耳山小学合唱队,去北京参加了演出;2018年,我们还为118名学生送去了过冬的棉衣。就在前不久,我听说海青镇的大岭小学,缺乏合唱和足球老师,我们又迫不及待的赶了过去。我们身边的亲朋好友,还自发给马尔山小学的孩子捐赠了书籍、文具、衣物等,只要学校需要,我们就会坚持,将来干不动了,还有女儿,希望这支幸福的接力棒可以一直接下去,没有终点!

电影《入殓师》的最后,有一段话:“死可能是一道门。逝去并不是终结,而是超越。”

生与死是每个人都必须经历的人生两端。送逝者最后一程,这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如果真的有天堂,那我就是光荣“天堂”送行人。

这个行业虽然看上去是为逝者服务,其实更是为生者服务。民政工作每天面对形形色色的市民百姓,只有用真心,真诚为他们服务,就会赢得大家的理解和支持,就能架起群众与政府之间的连心桥。

什么工作都得有人做。直面死亡,给逝者最后的温暖和尊严,正是我们行业存在的意义。我的使命和责任,就是让每个人谢幕时是最美丽的。

看清人为什么而死、怎么死,能帮助我们想通另外两件事:人为什么而活、该怎样活。

我愿意用自己的选择,践行对生命的理解和尊重,传递新时代民政青年的奉献精神!

谢谢大家


  • 友情链接
  • 自媒体推介
关于协会政策法规业务服务社会公益会员中心网站导航

Copyright(C)2013 zgbzxh.org.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殡葬协会

协会地址:北京市宣武区白广路7号 邮编:100053 电话:010-6353 9422 传真:010-6353 9422 邮箱:chinafuneral@yahoo.com chinafuneral@163.com

京ICP备130342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2376